主页 > 科技新闻 >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:为什么要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

2018-03-12 22:31

  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《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》和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》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,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,是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的必然要求,是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必然要求,是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、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然要求。

  2018年进行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全方位、立体式、战略性的组织变革,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进一步将党对一切工作的全面领导权制度化,不断提高党的全面领导水平,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价值定位。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,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目的定位。构建系统完备、科学规范、运行高效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,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目标定位。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则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路径选择。

  不再是单纯的政府机构改革,而是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这是2018年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最鲜明特色。为什么要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?追根求源,这是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的内在需求与必然选择。

  一、构建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,是我们全面深化改革的必然选择。

  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治理体系是基础,治理能力是体现。“体系建设”自然成为是2018年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最关键的主题词。体系(system)即系统。系统论创始人贝塔朗菲认为,系统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诸元素的综合体。钱学森认为:系统是由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而成的,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。各组成部分彼此协调协同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体系的总体合力。

  二、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的必然选择。

  党和国家各类机构是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的最基本单元。各类机构形成的机构体系是国家治理体系的第一个层面。职能是机构的载体,于是,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构成国家治理体系的第二个层面。各类机构在履行职能过程中相互作用形成的权力体系,构成国家治理体系的第三个层面。

  就第一个层面来说,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首先要统筹设置相关机构,形成组织结构科学、总体功能优化的“党政机构布局”;这个布局不应该是一个短期部署,而应该是打基础、立支柱、定架构的战略布局。简言之,这个党政机构布局就是中国特色现代化治理体系的组织架构。

  就第二个层面来说,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关键在于统筹配置相近职能,理顺和优化党的部门、国家机关、群团组织、事业单位之间职责关系,形成系统完备、科学规范、运行高效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。

  就第三个层面来说,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核心在于将党在国家治理体系中的全面领导权制度化。加强党对各领域各方面工作的领导,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,确保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,使得党政军民学,东西南北中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协调行动。

  三、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是全面提高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水平的必然选择。

  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最基本的单元又形成一些子体系。如领导体系、政府治理体系、武装力量体系、群团组织体系等,这些子体系本身就是相对独立的力量体系。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,不仅要彰显各子系统的力量,而且要使得各子系统彼此相得益彰、协同增效,聚合成整个国家治理体系的合力,更好地适应统筹推进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、协调推进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的要求,有效支撑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。

  深化人大、政协和司法机构改革,统筹党政机构设置,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,形成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体系,增强党的领导力。深化行政体制改革,转变政府职能,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,加快推进事业单位改革,形成职责明确、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,提高政府执行力。深化跨军地改革,完善民兵预备役、国防动员体制机制,形成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武装力量体系,增强人民军队战斗力。深化群团组织改革,推进社会组织改革,形成联系广泛、服务群众的群团组织体系,激发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活力。党的领导力、政府执行力、人民军队战斗力、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活力做到共鸣共振,才能全面提高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水平。(作者:国家行政学院 宋世明 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 教授)

  点击进入专题

责任编辑:刘德宾 SN222